Ke.Z

【单向性转】Bae 2(有尔)

时隔好久的更新 很狗血 但挺甜 写完了想谈恋爱



·


王嘉怡怕什么?

她好像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其实都是骗人的,她怕的东西很多。

虫子,恐怖影片,过山车。

但她总是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勇敢坚毅,认真执着的样子会让人突然间忘记了她只是个小巧漂亮的女孩子。


她的眼睛里有光 ,是最亮的星,又像温柔的月光,细腻温和,却又充满着无比坚定的力量。

金有谦看着她的眼睛会失神很久,直到耳边传来她的烟嗓,带着点沙质。


“我什么都不怕。”

“只怕失去你。”


甜腻美好。


·


“吃冰淇凌吗。”


金有谦看到王嘉怡乖巧地递过一个甜筒,一只手伸得直直的,另一只手拿着她的草莓冰淇淋,乖巧地舔着,露出一点粉红色的舌头。

“快点啦,化了哦。”她有点不耐烦的催催,脚轻轻跺了两下,唇边的微笑没有散,幅度反而在上扬。


金有谦叹了一口气。明明说好不能多吃的。大夏天的,王嘉怡像是得了嗜甜症一般,对甜的冰的东西充满了极大的狂热。每次金有谦阻拦她就装可爱撒娇卖乖,哪一次金有谦不是乖乖认怂,无奈而又贪心地享受着她的撒娇。

明明就是为她好,她却总是带着点小任性,眨着眼睛无辜地看着他。

“开心就好啊谦米,管那么多干什么。”


可是——


你要是因此身体不好受的话,我会很难过。

就像你上次闹肚子,我在旁边只能眼睁睁地看,做了一些工作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我多难过呀。


可是——


还是无法拒绝她的请求。

她怎么样都是对的。

就像现在,金有谦刚想开口说“嘉怡姐你不要吃太多冰的”,王嘉怡仿佛早已看穿似的,上前揽着金有谦坐到了沙发上。


“哎呀,宝,我知道啦,不多吃了哦。”头还靠到了金有谦的肩上。

像是哄小孩子一样的。

“谢谢宝宝呀。”


金有谦红了耳根,添了一口冰淇淋,甜甜的,滑滑的,融化在唇齿间。

像一个轻柔的吻。


但还是差一点。


·


王嘉怡穿什么都好看。

她身材好,脸蛋漂亮,人又小巧,让人看了就喜欢,看了就忍不住再多看几眼。


可是……


“努那——”

“不要穿短裙!”

“拜托……”

金有谦从王嘉怡背后环抱住她,紧紧抱着她的腰。王嘉怡还是有点不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可是这样穿很好看呀。

王嘉怡这么想着,就快要说出口了。但在触及镜子里金有谦的眼神,听见他糯糯的小奶音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不穿了不穿了。不就是裙子嘛,长点也一样的,大不了热一点。

王嘉怡侧头微微踮脚,亲亲金有谦的脸颊。

“不穿了。以后也只穿给你看。”


金有谦笑得特别开心,他凑过去,用鼻子蹭蹭王嘉怡的脖颈,接着又亲了亲。


他的宝贝只有他能看。


·


金有谦在厨房里做饭。突然听见客厅里传来一声惨叫,连忙扔下东西跑到客厅,看到王嘉尔瘪着小嘴,头发乱蓬蓬的,眼角绯红。


“怎么了宝宝!?”

王嘉怡“呜”了一声,指着地上的黑色橡皮圈。

“弹到手了……”

“好痛……”


金有谦上前又揉又吹,看王嘉怡小嘴还是瘪着,轻轻啵了一下。

“有谦米给你揉,给你吹吹,痛痛飞走了哦。”

王嘉怡脸有点红,眼神乱飘,开始胡说。

“长头发好麻烦,哼,都剪掉。”

金有谦笑了笑,顺着她的意。

“好好好,都剪掉。”

王嘉怡与金有谦凑得更紧了些,金有谦听见他轻轻地说。


“但、但是,有谦米喜欢的话,就不剪了……”


她犯规。


·


王嘉怡搬了个小凳子到卧室,站在上面,踮起脚翻着上面橱柜的东西。

金有谦一开始就想帮忙了,王嘉怡说“没关系没关系我来”。金有谦有点担心地在后面看。

突然,王嘉怡滑了一下,她“啊”了一下,整个人往一边倾——

金有谦稳稳地抱住,两个人倒在了床上。


王嘉怡倒在金有谦身上,她两只手撑在金有谦的头两边,愈发凑近。

金有谦的呼吸突然粗了起来。看着她狡黠的眼神,不知怎的突然脱了出口——

“故意的?”


没想到王嘉怡倒是答应得快。

“嗯。故意的。”

她的长发垂到金有谦的脸上,金有谦觉得有点痒痒的。


“好困,想跟有谦米睡觉啊。”


像一只调皮的猫在金有谦的心里挠了一下,他的眼色沉了沉,吐出一个字。

“……睡。”


·


“下次……可以直接说……”

“什么?”

“那个,睡觉……”


她无辜的大眼睛眨了眨。嘴角的笑容让金有谦陷入了甜蜜的漩涡。


“不。”

“那样不刺激。”


·




以下是一些废话 不想看的话就在这里停止吧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 想想当时喜欢他们时的单纯心态 一直记得他们说过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他那么棒 会变得越来越好的

他那么可爱 想把全宇宙都给他

可他又那么坚强 强撑也好装的也好他总是把最好的给我们

善良的他值得拥有更好的

面对恶意该保持什么样的心态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喜欢他就好

不管怎样不要被弄得心情不好呀 还是那句话 开心就好 宝宝们那么可爱 也要照顾好自己

乱七八糟 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希望小王好好的


爱し子よ 1(ALL嘉/性转)

性转 性转 性转 注意避雷

扯 俗 预警


爱し子よ


1/


王嘉怡在跑到终点的时候控制不住的往那边跌去,她身后的BamBam急忙上去搀她。王嘉怡摇摇头,眼前的景象却依然是扭曲的,模糊的,头也随之眩晕了起来。


好渴。


BamBam早就知道了一样,把水递到王嘉怡嘴边。王嘉怡拿过瓶子一阵猛喝,“咕嘟咕嘟”的声音听得BamBam又有点着急了,开始给王嘉怡顺背。

“姐,慢点……”


王嘉怡像没听到了一样,在最后呛了一下。喝完水之后感觉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她擦擦嘴,病态地觉得很爽,咧嘴笑了一下,抓住了BamBam的另一只手。


王嘉怡突然看到身前的阴影。嗯……又是一双没有人情味的黑色皮鞋,总是那么干净到反光,却让人觉得很冷漠。王嘉怡顺着看上去,审判者没有感情色彩的眼神让她恶心了一下,立刻偏开了头。


“编号0328,编号0502,所用总时间分别为20分57秒,21分18秒。组内排名,18,19。”


王嘉怡握紧了拳。这组总共20人,其中一个因执行特别任务没有参与。她叹了一口气。


“……接受。”


等审判者完全看不见人影时,王嘉怡站了起来,掸了掸屁股,吹吹手。她凌厉地看向BamBam。


“BamBam,你又让我。”


BamBam眨眨眼睛,有点慌地挠挠头。一会,才有点墨迹地开口。

“我没有,姐……我这几天不舒服。”


鬼才会信你的话。王嘉怡看着BamBam的眼睛,后者慌张地移开了目光。

王嘉怡低下了头,捂住了自己的脸。觉得头又有点疼了。

怎么办。还是太弱了。连弟弟都保护不了。


“姐……”BamBam轻轻抚了一下王嘉怡的头。

“又要去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垃圾任务了。”王嘉怡闷声闷气的声音从指缝间传出,一瞬间让人觉得她有点孩子气。

“没关系的,姐。跟你在一起,做什么都没关系。”

王嘉怡扁了扁嘴。她放下手,用手握住BamBam的手。

“谢谢你,Bam。”


/


王嘉怡流里流气地把腿架在桌子上。看报纸一样看着那份任务单。随即她开始大喊起来。

“啊啊啊好烦!!我才不要做这种!!呜呜呜为什么我跑那么慢啊啊好烦啊!”


BamBam用手撑着头抽出王嘉怡手里那张快被揉碎的任务单,简单看了几眼。

“还好啊。这类的任务姐不是做过很多了吗,应该没大问题吧。”


王嘉怡有点愤怒地捶桌。

“就是因为都做了八百次了才觉得无聊无趣烦躁烦人啊啊啊啊啊!!!”


BamBam忍不住笑了一下,被王嘉怡瞪地憋了回去。

“而且这次做任务是在晚宴……最讨厌这种场合了……”

王嘉怡一点一点都不想看到那些所谓的上层人士做作的表演,说干脆点还不都是一群啃家族饭的垃圾。


都很虚荣,很虚伪。


“老子没钱也比他们过得要好一万倍!”


BamBam看王嘉怡一脸愤愤的样子,笑着安慰了几句。

“姐能这么想就最好啦。这次任务完成后我们可以休息哦,姐想去哪里我带你去玩。”


果然,BamBam看见王嘉怡的眼睛亮了一下。



“想去LA呢……不可能吧?”她有点小心翼翼地说。


“……不可能。”



1/完



-


说明一下,BamBam和小嘉怡在一个组织一起做任务。他俩的关系我之后说……应该很好猜吧……

文风其实很奇怪的……依旧没文笔。

其他成员之后会登场。




【单向性转】Bae 1(有尔)

有尔 单向性转


·

这越来越热的天气让王嘉怡实在是受不了了。一下课她就往家里奔,金有谦在后边拦也拦不住,就怕她飞起来。

终于算是到家了,王嘉怡三两下就把自己的衣服给扒了,一路从客厅脱到卧室,最后只剩一件薄薄的衬衣。金有谦就这么跟在她后面捡衣服,最后抱着衣服在卧室里四处找空调遥控器。

金有谦是在王嘉怡枕头下找到遥控器的,他看着躺在床上嘟嘟囔囔“好热好热好热有谦米谦米快开空调快点快点快点”的王嘉怡,立刻带开了空调,而且还调低了一度,却也不敢调太低。

怕她感冒了。


·

王嘉怡翻了个身,舒服的哼哧了几下。金有谦就这么坐在床边,笑着看着占了大半张床的王嘉怡,把手伸了过去理了理她额前的刘海。

“嘉怡姐不去洗澡吗?”

“不洗不洗不洗!”王嘉怡拉过金有谦的手,往脸上蹭了蹭。她的脸红红的,热热的。她亲了亲金有谦的手背。

“除非有谦米抱我去洗呀。”


·

洗完澡之后王嘉怡乖巧地坐在床边让金有谦擦头发,吹头发,她抬眼看着金有谦,眼珠子一转一转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跟金有谦对视之后,便露出了俏皮的笑容。

金有谦的手顿了顿。

王嘉怡“啊“了一声,揉了揉头皮。金有谦知道是把她烫着了,立刻把吹风机扔到了一边,用手轻轻给她揉,心疼极了。

“没事没事。”王嘉怡摸摸金有谦的脸,拿过一旁的吹风机。

“来来,换我给谦米吹啊。”

 

·

王嘉怡可以在家里赖一天。

就像现在,她正对着电视机看综艺,时不时笑出声来。金有谦看了一眼屏幕。

……很平常啊,甚至有点无聊。

所以他的嘉怡姐到底在笑什么呢?

又像现在,王嘉怡笑得倒向了金有谦,小手还捶了捶金有谦。金有谦轻轻给她顺背,把她笑得呛着了。

怎么这么可爱啊她。

于是金有谦也笑了出来。

实在是太可爱了。

 

·

王嘉怡摆弄着刚涂完指甲油的手指,对金有谦说。

“有谦啊,最近政教处查'男女生交往过密'好像查得很严啊。”

金有谦凑了过去,看着王嘉尔白白细细手指,指甲上涂了淡淡的柠檬色。

“没关系的,嘉怡姐。”他像是安慰一般地说道,亲了亲王嘉怡的手指。

也对……

校长是金有谦他爸来着……

“嗯……有谦啊这个颜色好看吗?”

“好看。好看。”

好看极了。


痛与痒 1(JJJP/短)

大概是100fo的贺文?

从小到大没那么多粉丝过(捂脸)真的非常感谢喜欢我的小仙女们,给你们比一个大大的心!

很想看带感的JJJP,这回自己写了,有点忐忑……

望喜欢(,,• ₃ •,,)

 

 

 

-

痛与痒,你选择哪个?

-

 


朴珍荣看着指甲边不断冒着血,叹了一口气,开始后悔刚刚手贱去剌那倒刺,现在手指不仅疼,鲜红的血看着还让他心理莫名压迫。
他趴在桌子上,闭上眼睛。脑子里闪过几天前看到的画面。

 
-


林在范身边的那个男孩……之前都没见过。他们看起来关系很不错,林在范亲昵地揽着那个男孩。林在范很少这样,即使是对他,也很少这样。


朴珍荣心里意外的没有冒出过多的想法,只不过他的眼神不自觉地跟随着那个少年。他反戴着黑色帽子,看起来单纯无比。像是个刚毕业还没进入社会的青涩男孩。朴珍荣突然很羡慕那个男孩眼底单纯的色彩,那是说不了谎的。
早知道林在范喜欢这款的。朴珍荣认识林在范的时间不短,性格也基本上摸透了,有时甚至比那位本人还清楚。只不过这些年来,磨合是磨合了,却也不免会产生一些腻烦。

就如同你常吃一道菜,就算你再喜欢,你也无法做到一日三餐只吃那道菜,而且一吃还是好几年。

大概是学院给予了朴珍荣良好的文化熏陶,让他在见到这一幕时并没有冲动,而是安静的站在公交车站旁,看着他们慢慢走远直至再也看不清。等公交车来了,淡定地走上车。

朴珍荣突然觉得手上一阵冰凉。与冰块浸泡了好一阵子的蜜桃汁,顺着吸管漫到了朴珍荣手上。朴珍荣低头,看见他的手紧紧的握着那个早已变形的塑料杯,里面的冰块挤压发出轻微的声音。

他突然很想把这杯饮料扔出窗外,让冰块在炎炎烈日之下快速融化,变成看不清的水雾。

当然他没有这么做。他用另一只手从袋里拿出纸巾,把被打湿的手擦干净。
手上却还是黏糊糊的,让朴珍荣很不舒服,却也没有其他办法。

回去洗洗吧。

 
-

 
朴珍荣睁开眼,看见指甲边原本鲜红的血液已变成了暗红的血块,很快就会结痂。朴珍荣突然觉得有点痒,抑制不住自己用手去抠。

他看见鲜红的血液再次漫出,在空气中慢慢凝固,朴珍荣有点病态地享受着手指上传来的一丝丝疼痛,最后把手指伸到唇边,舔干净那血液。

淡淡的铁锈味传来,咸腥的味道蔓延在他的唇齿间,提醒着他刚才的荒唐举动。

 
-

 


是的,他和林在范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那样,无比平静地过着生活。这样的状态甚至让朴珍荣怀疑那个男孩只是林在范很久未见的老友。虽然他清楚地知道那并不是事实。
不过这样也好。朴珍荣一直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活着本来就累,何必为了那些琐碎的小事再让自己和对方多出一些不必要的苦恼?

除去林在范隔三差五莫名其妙的夜间出行,大部分时间他还是陪着朴珍荣的。
那天朴珍荣双腿盘坐在沙发上等在林在范回家,眼睛无神地注视着并未打开的电视。他是多么专注地想着一件事啊,以至于林在范回来了他也没有丝毫察觉。

林在范一打开门就看到这幅场景,有点惊讶。他小声走到朴珍荣身边,最后蹲下与坐在沙发上的朴珍荣齐平。

朴珍荣才会过一点神儿,眼里的呆滞在一瞬间被撤去。他笑着看着林在范,轻轻拉起林在范的手,用自己的双手包裹。

“回来了?”
林在范用另一只手揉揉朴珍荣的头发,轻声问了一句“怎么了”。
朴珍荣笑着摇摇头。
“发呆呢。没想什么。”
不知道是朴珍荣演技太好,还是林在范根本没想过要接着问。最后林在范只是抽回手,轻轻点了点头。
“去睡觉吧。不早了”

朴珍荣笑着点了点头,心里的苦楚却再也无法用借口隐瞒,像是个玻璃容器,砸到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里面的液体一股脑的全部流了出来,毫无保留。

我真的什么也没想啊。我只是觉得,我快要失去你了。

真实的,永远的,失去你了。

 


-

 

 

 

单选题(范二/短)

单选题(范二/短)


所以,我也不知道我为啥会写出这种东西……有BUG的话请无视!



#1

 

我爱上了一个男生。

他有喜欢的人。

 

#2

 

他太耀眼了。以至于我在很久以前就注意到他了。他总是喜欢戴帽子,即使我知道他不戴帽子的样子也很好看。他喜欢穿all black,在我劝他更变颜色时,他会一脸虚势地反驳我。

 

这是hip hop style啊哥,你懂不懂。

 

我很想说我不懂。但我尊重他的选择。反正他穿什么都很好看。

他太开朗了。笑起来时脸上会有小括弧。我们能成为朋友,也是从他开始的。

 

那天我在舞蹈室练习Breaking,也许是被路过的他看见了。我刚一走出门,他就搭上肩,一脸兴奋地扬手。

 

嘿!Bboy King!你真酷!

 

我有点冷淡地看了他一眼。说实话,我不太喜欢他这种轻浮的态度,甚至觉得他有点狂妄。

我快步向前走去,留他一人在原地。恍惚间我听见他小声的呼喊。

 

嘿Bboy King……别走啊。

 

是的,我就这么误解他了。我想他也是。我现在完全能想象他当时肯定是满脸的苦恼与尴尬。

最后还是我很亲的弟弟让我正真跟他成为了朋友。

 

那天金有谦揽着他走到我面前,带着笑眼,语调充满活力地跟我说。

在范哥,这是Jackson哥,超好的一个哥哥,他说想认识你。

 

他的脸上还是有一点点窘迫,大概是想到那天的情景了吧。

 

呃……在范哥?我是王嘉尔……我想,跟你做朋友。

 

有什么不可以呢?我那时大概是抵不住他的大眼睛,以及他诚恳到过分的语气。

 

#3

 

只是,我渐渐觉得,Jackson让我周围的人,都变得不正常。

我不论到哪,都能听到大家对他的称赞。

那天金有谦拉我出去买午饭,看着菜单仔细地挑着,嘴里还在说着什么。

 

啊……这个看起来蛮好吃的哎,可惜Jackson哥不能吃辣……这个也好吃……啊真讨厌为什么都是辣的……喔这个好,Jackson哥喜欢吃芝士来着……

 

我不知道是以什么心情抬头,问出了那句话。

 

有谦,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不能吃什么吗。

 

金有谦愣了一下,笑着抬头看我。

 

哥,你怎么啦。那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不能吃什么吗。

 

我知道啊。我心里这样想着,但还没说出口,就被金有谦抢先了。

 

“不知道吧哥?可是,Jackson哥都知道喔。”

 

Jackson让我周围的人都变得不正常。他们都疯了似的夸奖Jackson,认同Jackson,最后失去自我,再也看不到他人。

 

也许,我也是这样。

 

#4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

 

不知从何时,当我看到Jackson和别人有亲密接触时,心里就会莫名烦躁,脸上的表情也控制不住。Jackson机灵的很,每次都会上来撒娇,嘴里会说什么“我最喜欢在范哥啦”这种话。

可是我知道,越长久,我就会越不满足。

直到那一天。

 

Jackson一脸神秘地拉过我,悄悄在我耳边说,他喜欢上了段宜恩。

“哥,我连有谦都没说呢,你可别告诉别人啊。”

 

嫉妒,不安,不满如野草般不断疯长。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却也无能为力。

因为,他是Jackson。他是我的光。不论他做什么,我都应该是支持的。

可那毕竟是无法逃避的痛苦,我轻叹了一口气。

“Jackson那么好,快去跟他说吧,他会同意的。”

 

你看,只要他露出那该死的笑容,我就愿意把任何东西都给他。

包括我从未说出口的那份感情。

 

#5

 

我想我对他的爱大概是道单选题。我不知道答案,正确的机率只有四分之一。如果告白,也许就代表着全错。可惜我没那份勇气,连赌也不敢赌一把,最后的结果是他本人宣告我的答案完全错误,再也没有任何机会去改动。

 

我对他的爱,是道单选题。

 

#6

 

我爱上了一个男生,他叫Jackson。

他有喜欢的男生。

 

 

——Fin——


Hush(牵绊/短)

深夜来一发牵绊车。

对象点的……cp是牵绊。

第一次开男男车表示很方!求不嫌弃!

中途晕车请立刻退出!毕竟是真的很烂……还是要依旧爱我噢。


走个链接: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12867706846284


再次提示 不适者请立刻退出噢!


兄友弟恭(宜嘉/短)

最近总想写一些虐的东西……猜猜这篇是不是?哈哈,看完了才知道啦。

不要问我问什么不更还没更完的几篇文,我自己也不清楚……(?

内容纯属虚构!切勿当真!设定不喜欢的话请立刻退出!不要骂我就行呜呜呜。

有些部分纯属瞎扯!切勿当真!

越写越觉得烂……但是还是希望大家依旧爱我……


#1

王嘉尔第一次认识到他喜欢上他的表哥时,内心更多的是害怕。

他心里想了很多,自己是不是弯了?对女生是不是再也 硬 不起来了?

若他是真弯了,那他这辈子可能就完了。

可当他认真想了想之后,王嘉尔觉得自己舒坦点了。

王嘉尔并不是只对男生有感觉,而是只对他表哥有感觉。

#2

表哥从小性子就冷。王嘉尔也知道,他表哥其实不怎么喜欢和小孩子玩耍,他自己也是。可王嘉尔还是在见到他表哥第一眼之后,就跑到妈妈身边,问表哥叫什么。

自从他知道他的表哥有个苏到爆的名字后,他更是喜欢粘着他表哥了。

他叫段宜恩。

表哥长得太好看了。他给王嘉尔的感觉就像电视上的神仙姐姐,好看但不是凡人可以亵渎的。这大概也跟段宜恩的性格有关。妈妈告诉王嘉尔,他的表哥平时爱看书,性格也安静,人懂事礼貌,话比较少。

王嘉尔太喜欢这个哥哥了,以至于内心对段宜恩的一点点恐惧也被带过了。

他心想着,就算被讨厌,能跟段宜恩说上几句话也是很好的。

虽然事实是王嘉尔并没有被讨厌,而且说的也绝非只是几句话而已。

#3

王嘉尔缠着段宜恩的表现,就是时时跟着段宜恩。

那年暑假,王嘉尔总是到段宜恩家里玩,还住了一段时间。每次段宜恩读书做作业,王嘉尔就一声不响地坐在旁边,大眼睛直盯着段宜恩看。

有几次段宜恩受不了,放下笔,也直直地看向王嘉尔,却没想到对方一脸坦然,甚至还很高兴的样子。段宜恩无奈扶额。

“你不要总是看着我。”段宜恩轻轻地说。王嘉尔这样看着他确实是让他分了不少神。

可这会苦恼的又变王嘉尔了,他有点不解地看着段宜恩,过了一会儿,带点委屈地说:

“可是我不看你看谁啊哥哥,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是我打扰你了吗,可是我并没有发出声音呀……”

段宜恩张张嘴,不知道怎么回复。最后只好指了指书架。

“你拿本喜欢的书看看吧。比一整天看我要好。”

王嘉尔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也只是跑向了书架,拿了一本书,坐到段宜恩身边开始看。

王嘉尔是不是偷瞟着段宜恩,心里开始反驳他刚刚说的那句话。

再也没什么是比看段宜恩更有意义的事了。

#4

王嘉尔住着的那阵儿,每晚都是跟段宜恩睡的。

他当时还并未发觉对段宜恩的情感,只是兴奋地睁着大眼睛,看着躺在他旁边的表哥。

段宜恩笑了笑,用手捂住王嘉尔的眼睛。

“睡觉啦。”

王嘉尔听到这声音点点头。

但其实,他没有丝毫困意。

段宜恩关了灯之后,过了一会睡着了。王嘉尔凭着窗外透进来的光看着段宜恩的睡颜,直到困的不行了,才不舍地闭上眼。

怎么办,好像怎么也看不够。

#5

等长大了一点儿后,王嘉尔很少有机会去表哥家了。

他一直藏着一张照片,是他离开段宜恩家前偷的。

照片里段宜恩微笑地看着镜头,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恍惚间给王嘉尔一阵美好的感觉,给他周围事物都静止了的错觉。

王嘉尔做了一件不能见光的事。

他对着这张的照片,打 飞机了。

不是对着女明星,也不是对着漂亮的女同学,而是对着他的表哥。

王嘉尔射 出来的时候,心里对段宜恩道了几百次歉。

#6

其实王嘉尔跟段宜恩很不像。

王嘉尔性格热情,爱交朋友,活泼充满朝气。而段宜恩就不太一样,他比较安静,话也少,骨子里就有一种清冷的气息。

自从王嘉尔懂事以来,他就深刻地体会到他对学习不感兴趣,成绩也不好,他也不太在乎,屌里屌气,日子就这么一天天混着。直到有一件事改变了他——

他听说他的表哥想考到外地读书。

那个学校门槛挺高,对学生成绩要求也很高。王嘉尔也不知怎么了,在得知了那个消息以后对读书的态度可是大转弯,颇有连饭也没时间的感觉。加上他本身又聪明,成绩很快就上去了。

可谁知道这对他来说是多么困难啊。

当他知道他考进的时候,差点把床蹦穿了。

终于,又可以见到段宜恩。

#7

王嘉尔跟段宜恩本来就是亲戚,再加上从小就一起玩,入学后便形影不离了。

可惜段宜恩和王嘉尔没分到同一班,而且还隔了两层楼,王嘉尔自己气了好一阵儿。段宜恩怎会看不出来啊,他轻轻拍拍王嘉尔脑袋,安慰王嘉尔,王嘉尔才罢。

日子一天天过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传闻,说段宜恩和校花好上了,王嘉尔知道了差点没气得跳起来,飞快地跑到段宜恩教室门口,没有见人。

他着急地到处跑,最后在林荫小道那边看见了段宜恩,以及,那个校花。

那个女生抱着段宜恩。因为是背对的关系,王嘉尔看不见段宜恩的表情。

他只知道,他自己的表情,一定糟透了。

自己这样究竟算什么?

#8

王嘉尔连着几天没去找段宜恩。

倒也不是逃避,他只是暂时想不到以什么感情再出现在段宜恩身边。

凭那点亲情?

反正王嘉尔是不甘心。

段宜恩刚开始只觉得可能是因为学习紧张,也没在意。可后来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那天段宜恩看到王嘉尔和他朋友们说笑走过,刚想上前,王嘉尔却没看见一般,擦着他的肩过去了。

段宜恩迅速拉住王嘉尔的手臂,说了一声“嘉嘉”。

王嘉尔的朋友也都停了下来。王嘉尔笑了笑。

“你们先走吧。”

#9

段宜恩把王嘉尔拉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他看向王嘉尔,发现没什么表情。

“嘉嘉,你在躲我?”

王嘉尔别扭地转过头,隔了半天闷出一句“没有”。

段宜恩不知道王嘉尔在闹什么情绪,皱着眉头。

“我做错了什么吗?”

王嘉尔突然转过头,看着段宜恩的眼睛,表情竟是段宜恩从未见过的冷漠。

“段宜恩,我缠着你烦吧。”

段宜恩有点吃惊的看着王嘉尔,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

“我烦了。不想再跟着你了。”

#10

段宜恩真的很久没有见过王嘉尔了。偶尔得知他的消息,也是从别人口中。

但最近的这件事,让段宜恩在也耐不住了。

他听说王嘉尔谈恋爱了。

也不知怎么段宜恩就信了,他跑到王嘉尔教室门口,果然看见王嘉尔搂着一个女生,表情有种说不出的轻浮,嘴角带着坏笑,周围的同学还在起哄,

段宜恩生气地失去了思考能力,走进教室一把抓过王嘉尔。

段宜恩扯着王嘉尔走了一段,也没关王嘉尔的反抗,最后粗暴地把王嘉尔甩到墙上。

“王嘉尔,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段宜恩几乎是喊出来的,双手撑在王嘉尔两遍。

王嘉尔看着段宜恩,轻笑了一下。

“那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表哥?我从来没看见你这样过,今天可真开眼界啊。”

段宜恩看王嘉尔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出来的话还带着嘲讽,一下火气又上来了。他扯过王嘉尔的领子。

“你知道校园恋爱的下场是什么吗?你被发现的话,会被开除!”

王嘉尔推开段宜恩,脸上是段宜恩看不懂的表情。

“谁要你管我了。”

“我答应过你妈妈!”

王嘉尔苦笑了一下。

“段宜恩,别管我了……你看,你现在对我那么负责。不还是不知道我心里有什么肮脏想法吗?”

段宜恩愣了一下。

“我喜欢你,段宜恩。我想跟你一起,我想跟你做 爱。我不想当你表弟。现在,你还在乎那个破承诺吗?”

王嘉尔看向段宜恩,眼里竟有一点恳求。

段宜恩下意识躲闪了一下,他咬着嘴唇,最后闭上眼睛。

“嘉嘉。我们是兄弟……”

王嘉尔苦笑了一下,红了眼眶。他退后了一步,依然看着段宜恩。

“看吧。你就是个胆小鬼。”

“我敢说我爱你,你敢吗?”

#11

你敢吗?

#12

段宜恩喜欢王嘉尔。

其实,从一开始就喜欢了。只不过这份感情随着时间不断加深,最后完全被另一份感情替代。

大概就是所谓的……爱?

可他不想王嘉尔那样,他想的很多很多,他答应过要好好照顾王嘉尔,即使他知道他自己心里的想法远不止这些。

他知道如果他们在一起了会是什么后果。更何况他们又是表亲。王嘉尔还年轻,段宜恩不想让他承受外界的言语。

他不敢。他怕王嘉尔会伤心。

他不敢。他怕他还不够强大,保护不了王嘉尔。

他不敢。他怕王嘉尔只是一时兴起,最后只剩他独自一人。

他不敢……

原本他只想让这份隐秘的感情深藏于心,最后安静地腐烂。

但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他拒绝不了。也不想再拒绝。

他亲吻了王嘉尔。

#13

“我爱你。”


王子与人鱼(宜嘉/短)

王子与人鱼(宜嘉/短)

一个小短篇。部分剧情需要请配合啦。

祝看得愉快。



*

他是一个名叫王嘉尔的小王子。

他是全国众人都爱戴的小王子。国王宠爱他,大臣们夸他聪明,百姓们说他可爱机灵,将来肯定会是个很好的领袖。

但是,小王子也会贪玩。

他曾把皇宫里名贵的古董打坏了;跑到皇宫的花园里玩泥巴,把皇宫上下搞得乱七八糟;他还扯过女仆的辫子,他觉得那样很有趣;他还偷偷在一个凶凶的大臣里的茶里加了些东西,让那大臣难受了一天……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小王子那么可爱,大家都会原谅他的。

就像这天,小王子突然发脾气,对着女仆呈上的芝士小蛋糕撅嘴发脾气。

“我不要!我都吃好几天了!而且我不饿!我要出去!让我出去!”

“你们都出去!都走开啦!”

 女仆们一脸惊慌。

“不行啊王子!您还没吃完饭啊!而且王后吩咐过,我们一直要跟在您身边的!”

小王子睁大了眼睛,气愤地直跺脚。

“你们是在反对我吗?母后可喜欢我了!才不会这么说的!”

说完,小王子“蹭”得就溜出去了,他还小,身子又灵活,女仆们都没拦住他。

成功溜出来的小王子心情好了不止一点。王宫里太闷了,虽然几乎什么都有,但他还是个孩子,对外界的世界是充满好奇的呀!

小王子一路跑,跑到了大海边。

真好看呀!他的大眼睛里有抑制不住的兴奋,咧着嘴巴就像大海跑去。

天蓝蓝的,水蓝蓝的,还有浪会冲到自己的脚边,好舒服的。

小王子开心地往前走了好几步,感受着水流过他腿的感觉。

就在他玩得起劲时,一个浪头突然把他卷进了海里!

小王子那么小,还不会游泳啊!连着被海水呛了好几口,又咸又涩,鼻子也泛酸,又无法呼吸,手脚只能瞎扑腾。

小王子眨巴了几下眼睛,就想哭了。他好想母后和父王,大海这么漂亮,原来是个大骗子!

他已经没力气了, 又冷又怕,又没办法,最后流下几滴眼泪,容在了大海里。

就当他快放弃时,他突然觉得眼前出现了淡淡的光,紧接着,他被抱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好暖和,小王子一下子竟觉得不如之前害怕了。

有人救他了!

那个人抱住他浮出水面。小王子一连喘了好几口气,他被吓怕了,“哇哇”就开始哭,哭的可委屈了,小脸也憋红了。

那个人把小王子抱在怀里,一只安抚着他的背,把他抱得紧紧的。

小王子哭了一会儿后,觉得哭够了,便睁开眼,看起抱着他的人。

他有着漂亮的蓝色眼睛,比大海和天空的颜色还要漂亮千倍。他金黄色的头发垂到肩上,头上戴着漂亮的银色皇冠。最让小王子惊讶的是,他的耳朵,和自己的不一样!他的耳朵比小王子的长,还有点尖尖的,就好像是精灵的耳朵。

小王子看呆了。他一直以为母后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人,但母后曾跟他说过,他将来会娶比母后还要漂亮的王妃。

眼前这个人,简直漂亮的让小王子说不出话。

小王子呆呆地抓了抓美人的手,粉扑扑的小脸上写满了认真。他抬起头看着漂亮的蓝色眼睛。

“你真漂亮!我要娶你,做我的王妃!”

小王子看到他愣了一下,最后笑出了声。眼睛弯弯的,红红的嘴唇咧开,可以看见雪白整齐的牙齿。

小王子不禁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

那个美人把小王子抱到了岸上,小王子看到了他的尾巴,也是蓝色的。尾巴上的鳞片,阳光照下来,闪着耀眼的金光。

自从小王子看到美人的样子后,就没把小手放开过,生怕他的王妃被人抢走了。那个人也带着微笑,握着他胖嘟嘟的小手,眼神温柔地看着小王子。

“我要你做我的王妃!”

小王子再一次认真地说,把另一只小手也放到了那个人手上。

小王子看到美人笑了笑,手摸了摸他的头。

“你还这么小,知道什么是王妃吗?”

他好听的声音深深印在了王嘉尔的内心,不论过了多久,王嘉尔始终无法忘记。

*

小王子每天都去找人鱼玩。他心里早把他当作自己的王妃了。尽管每次他这么说时,对方总会笑着对他说“王妃应该是女孩子”,但小王子总是任性地扬起下巴,用糯糯的小奶音说:

“我才不在乎那些呢!”

小王子知道人鱼叫做段宜恩之后,便没大没小地便叫起了“宜恩”,段宜恩也是笑着答应。

他很喜欢这个可爱的小王子,虽然有时会有些小脾气,但段宜恩还是很喜欢他的。

特别是王嘉尔说起王妃的时候,段宜恩总忍不住笑出来,这么小的孩子,说出这种话来,也太可爱了吧!

小王子经常拿一些漂亮昂贵的首饰送给段宜恩,母后说女孩子很喜欢漂亮的东西,虽然段宜恩不是女生。

段宜恩每次都无奈地看着小王子。不收下吧,他会伤心的;可是如果收下的话,这些东西对段宜恩来说确实没什么用啊!特别是一些珍珠。

有时候王嘉尔还会叫段宜恩戴起来,段宜恩拗不过他,无奈心里又对这小王子喜欢的紧,最后只好戴上。

小王子拍拍小手,一脸兴奋。

“我的王妃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王妃!”

*

时间飞逝,春夏秋冬不断交替,小王子长大了。

他的脸庞不再稚嫩,而显出了成熟男子的英俊和魅力,全国的女子都对他倾心,别国的公主都想嫁给他。

段宜恩很少抱王嘉尔了。

他的小王子长大了,要学的东西多了,来看他的次数也愈来愈少。偶尔几次,段宜恩还会从他脸上看到深深的疲惫,段宜恩便静静地陪着他,感受海风,听听海的声音。

他将来要成为一国之主,面对许多的困难,照顾他的子民。

不会再是那个无忧无虑,整天可以跑来跑去玩耍的小王子了。

段宜恩突然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高兴小王子终于长大了,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了。但他也有点不高兴。

是他太自私了。

*

段宜恩最后几次见到王嘉尔时,王嘉尔是匆匆而来的。

他一到就紧紧握着段宜恩的手。段宜恩轻轻的用另一只手安抚王嘉尔的手背,依旧温柔地看着他。

王嘉尔紧紧看着段宜恩,仿佛是要把他的样子深深刻进眼睛里,刻进心里。王嘉尔叹了口气,一脸愁容。

段宜恩用手指抚平王嘉尔紧锁的眉头,王嘉尔一把拉过他的手,轻轻放在唇边,最后吻了吻指尖。

“我真希望你是我的王妃。我唯一的王妃。”

*

王嘉尔结婚了。他娶了邻国的漂亮公主。全国上下无不欢呼、雀跃、祝福。

街道上到处是花瓣,王宫里更是说不出的热闹。

王嘉尔看着漂亮的公主,她娇羞的脸上透着一点点粉红。

不是他。

不是他。

王嘉尔皱眉,最后还是亲吻了他的新娘。

那是……他的王妃。

*

段宜恩知道王嘉尔结婚后,段宜恩偷偷哭了。

他的眼泪变成了一颗颗璀璨的珍珠,掉落在他的手上。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哭,也许,他真的喜欢上这个从小到大都称他为“王妃”的王子了。

段宜恩摆脱除了王嘉尔意外的唯一人类朋友献上礼物,然后潜到深深的海底,不愿再出水面。

虽然他很想看王嘉尔英俊的身姿,看他一身正装的样子。

光是想想就知道一定帅气的不得了。

他的王子,终于娶了别的人做王妃。

*

王嘉尔又是匆匆而来,身上穿着重重的铠甲。

段宜恩有点担忧地看着他,他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王嘉尔都瘦了。

“我要去战场了。”

段宜恩深深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点点头。

“我……会回来看你的。”

段宜恩笑了笑。

“这次,一定要守信啊。”

*

王嘉尔赢了。但却受了重伤,生命垂危,连最好的医生都没什么办法。

段宜恩的之后,急得直想王宫跑,可他又不方便。

他急急找来他的人类朋友,最后看了一眼那个依旧璀璨无比的王宫。

段宜恩挖 下自己的眼睛,递到人类手上。

“请务必要帮我带到,人鱼的眼睛,吃了可以救命……”

只可惜,他是再也看不见王嘉尔了。

*

很久很久以后。

全国都流传着一个故事,说以前的一个英俊王子,和一条人鱼相恋了。只是,在王子娶了别的公主之后,人鱼便再也没有游出过海面。

之后王子上战场受重伤,谁也就不好他。公主日日夜夜照顾着王子,最后王子奇迹般地醒来,和公主幸福度过了一生。

“那那条漂亮的人鱼呢?他怎么样了?”一个孩子好奇地抬头问他的奶奶。

“人鱼啊……又到了海里最深的地方,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


Wonderful Life 4

Wonderful Life 4


游戏梗

这是个高端的游戏!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都可以感受的高端游戏!(其实我只是为了消除BUG)大概有后续吧,看我脑洞。

以及,我读三天书以后回来!不用军训!撒花!


/

王嘉尔和段宜恩大概是相见恨晚。

当王嘉尔得知段宜恩会讲中文以后就陷入了深深的喜悦之中。好在这个游戏是高科技,全方面尊重玩家的选择和隐私,所以在王嘉尔和段宜恩简单对话时,王嘉尔的声音也变成了女生的。

王嘉尔心里默默感叹台普太可爱了吧,却不知道对方心里也跟他一样激动。

这小烟嗓加上港普,太可爱了吧!

/

段宜恩也确实教了王嘉尔许多。王嘉尔渐渐觉得这个男生不只是好看而已,他做事时所显露出的认真和沉稳让王嘉尔无比崇拜。

这种人大概不会像王嘉尔一样陷入莫名其妙的巨大压力之中。

只是,越到后来我王嘉尔越觉得段宜恩太好说话了……他不会真把自己当女孩子了吧?

那也是自己作死的缘故啊。王嘉尔有点后悔了……不过当初要是以男生的身份出现。有谦可能就不会注意到他了。

就像几天前,社员们去表演,人多得可怕。王嘉尔就站在最前排的位置。段宜恩还怕王嘉尔耳朵被伤到(音量太大),心想着把王嘉尔拉到后台去。但这样的话就看不到他了呀!于是段宜恩把王嘉尔拉到了台上,开启了目不转睛模式,盯得王嘉尔脸红成一片,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瞟。结果段宜恩愣是摸摸王嘉尔的脸,一脸担忧地问。

“是不是太热了?”

就像前天,大家一起去外面郊游,王嘉尔走到一半不小心摔倒了,膝盖碰出了一点血。本来这对一大老爷们也不是什么大事,王嘉尔随便摸了摸就打算继续走,没想到段宜恩一下子就把王嘉尔抱了起来,之后一脸担忧地给他擦药。

“痛吗?”他问。

具潜伏在附近的迷妹透露,当时段宜恩男友力MAX,脸上的小表情是她们从未见过的。

段宜恩刚回来几天就搭上了漂亮妹子,迷妹们表示对此很不爽,却也没办法。

毕竟那个妹子是真的很!可!爱!啊!

就像昨天,王嘉尔吃饭的时候,段宜恩坐在他身旁。段宜恩全程就没怎么开过口,一直在给王嘉尔夹菜,后来还喂上了,喂之前还吹吹热气,生怕小嘉怡烫着。

【社团】南杨州扛把子:哥,嘉怡姐有手。

段宜恩没有理他。倒是王嘉尔有点害羞,扯了扯段宜恩的袖子,眼睛看了看段宜恩。

“乖。吃饭。”

于是王嘉尔安分地吃饭了。

就像今晚,段宜恩拉着王嘉尔去空旷地看烟花。夜幕之下璀璨的烟花显得格外明亮,加上星星的点缀更是给人强烈的视觉美感。

王嘉尔本以为是个集体活动,但没想到过了好久也没其他人出现。

他内心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私信】芝士就是力量:段段,其他人呢?

【私信】段马克:他们有事。

嘤……?

可是有谦前几天还跟我说今晚没事想跟我出去吃饭来着结果被我拒绝了啊?

当然王嘉尔没问出口。

【私信】段马克:嘎嘎。我想跟你说件事。

【私信】芝士就是力量:嗯,你说。

【私信】段马克:嘎嘎,我喜欢你。

哦……

啊?!

王嘉尔瞪大了眼睛。他使劲用手搓搓眼睛。

没有看错。就是这几个字。

说实话,王嘉尔感觉高兴到快要爆炸了。恨不得到床上滚几圈。但他扬起的嘴角在不一会就又拉下来了,肩膀也耷拉了下来。

段宜恩一定是把自己当成女生了。

怎么办……

告诉段宜恩实话的话,会被讨厌的吧?还可能被当成变态。虽然王嘉尔认识社员们的时间并不长,但他真的已经把大家当做了不可替代的好朋友。

错就错在一开始他的选择……

可是,就算被讨厌,王嘉尔也不想欺骗段宜恩。

王嘉尔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段宜恩又发了一条信息。

【私信】段马克:嘎嘎,我们结婚吧。

王嘉尔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私信】芝士就是力量:宜恩……对不起。我不能……

【私信】芝士就是力量:其实我是个男生……对不起……

【私信】段马克:我不在意。

屏幕前的王嘉尔逮住了。

??这都可以不在意??

【私信】段马克:我本来喜欢的就是男人。不过是嘉怡的话,都没关系的。嗯……你不叫嘉怡吧?

王嘉尔吞了一口口水。段宜恩他本来就喜欢男人?!

【私信】芝士就是力量:我叫王嘉尔……

【私信】段马克:所以,嘉尔,我们结婚吧!我很喜欢你。

【世界】【系统】:玩家【段马克】向【芝士就是力量】求婚

【世界】【系统】:玩家【段马克】向【芝士就是力量】求婚

【世界】【系统】:玩家【段马克】向【芝士就是力量】求婚

【世界】段马克:嘎嘎,我喜欢你!

屏幕里弹出超大号的红字,王嘉尔懵逼了。

【世界】马克团团长:迷妹们,你们的老公要重婚了!!!

【世界】Mark正室:老公!!!有我你还不够吗!!?

【世界】段马克世界最可爱:老公!是哪个妖艳贱货把你勾引走了?!

【世界】本游戏第一嘉怡吹:楼上说话注意点。我们嘉怡纯洁可爱不做作。祝福!

【世界】珍荣撒浪:果然马哥哥就是闷声不响干大事,好心动哦。

……

【世界】【系统】:【芝士就是力量】和【段马克】结婚啦!祝贺!

【世界】【系统】:【芝士就是力量】和【段马克】结婚啦!祝贺!

【世界】【系统】:【芝士就是力量】和【段马克】结婚啦!祝贺!

飞速向下刷的屏幕里,一条回复立刻就被刷过了。

【世界】南杨州扛把子:Mark哥!!你怎么能这样!!!

/


Wonderful Life 3

Wonderful Life 3


游戏梗

刚刷微博看见我们珍荣算是改名儿了?

只要我们珍荣喜欢就好!

以及,微量有尔,我觉得挺萌的。



/


珍荣和有谦俩人儿带着王嘉尔到他们表演的场子。场子不是一般的大,虽然只是游戏,高端的科技让王嘉尔着实身临其境,吃了一惊。

这……得花多少钱啊……

珍荣走到一边的打碟机旁,检查了一下。

【小组】不如读书:我们平时有空在这里表演。我和在范哥一般是唱歌,偶尔也跳跳舞。不过我们这的Dance Machine就在你面前呢。有谦跳舞可不是开玩笑的,到时候你看了绝对会对他刮目相看。荣宰是主唱,也负责一些乐器。

王嘉尔点点头,一脸认真。

大家都好厉害啊。

【小组】南杨州扛把子:对了,嘉怡姐姐,你会什么吗?唱歌啊什么的都行。

王嘉尔思考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

【小组】芝士就是力量:我只会一点rap……

【小组】南杨州扛把子:Woo~rap!真酷啊嘉怡姐!

【小组】不如读书:本来想说其实不会也是没关系的呢(笑)。我们社里阳气太重了,女生的话负责美貌就好了。不过嘉怡姐你会rap?真是有点出乎意料啊。这样的话,我们社里就有两个Rapper了。

【小组】南杨州扛把子:另一个是Mark哥。

王嘉尔对Mark更加好奇了……

【小组】芝士就是力量:其实我只是会说rap,并不是rapper……

【小组】南杨州扛把子:差不多啦姐,我相信你会做得很好的。

【小组】不如读书:如果你愿意的话Mark哥也会教你一些的。

王嘉尔突然觉得自己选择这个游戏真是太正确了。

/

因为王嘉尔对这个游戏还不怎么熟悉,所以一直都在自己琢磨。有时候也会问问他刚认识的朋友们。倒是金有谦,送了他很多漂亮的衣服,一看就是很贵的那种。王嘉尔本来就一糙汉子,衣服能穿就好了,哪有小女生那么讲究。有谦这么做让他有点不好意思。

【私信】芝士就是力量:有谦啊,你别送礼物了,好贵……

【私信】南杨州扛把子:入社礼物啦姐,你这么给我面子我送你几件衣服咋的了。

【私信】芝士就是力量:可是你送我的衣服我到明年也穿不完了。而且都好贵。我实在不好意思。怎么拒收啊?

【私信】南杨州扛把子:姐,那也都不只是我送的,也有其他哥送的。你就换着穿呗。我选了好久的,你穿起来肯定好看。

王嘉尔磨不过金有谦,换了一套比较简单的蓝色连衣裙。

【私信】南杨州扛把子:好看!!!

于是金有谦心里默默决定以后一定要给小嘉怡买更多裙子。

/

在王嘉尔玩游戏的第三天,别人口中的“Mark”回来了。

【社团】叫我催聋仔:Mark哥回来啦!!!

不仅是社团,连世界里都热闹了起来。

【世界】马克团团长:迷妹们注意,你们的老公终于上线了!

【世界】宜恩好甜:老公!!我老公回来啦!!

【世界】Mark正室:楼上凑表脸哦,明明是我老公。

【世界】釜山屁桃:我比较好奇的是小马老师消失去哪了……

【世界】有谦米的泪痣:万分想念小马哥哥!

……

王嘉尔看着世界一片沸腾,没注意到金有谦把他拉到了Mark面前。

其他社员也围了过来。

【社团】南杨州扛把子:Mark哥!这是嘉怡姐,前几天入的社。

王嘉尔看着眼前的Mark,他的头发是淡淡的黄色,带着一枚银色的耳钉。着装也是王嘉尔喜欢的风格。

好看极了。真的好看极了。

虽然之前王嘉尔觉得社里的男生个个都有独自的魅力,但Mark给他的影响着实是他人比不了的。

“你好,我是段宜恩。”

Mark略微低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王嘉尔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都不利索了。

“你好……我、我是王嘉怡……”

/